特朗普称医疗资源短缺怪奥巴马:留下的货架是空的


当时,正在山下巡逻的桂勇看见,21名宁南扑火队员下了车,领队整顿队伍,队员们挨个报了数。然后每人拿着一个手电筒,排成纵列上山了。“那是我见到他们的最后一面。”

眼看火势无法控制,当地政府决定立即撤离柳树桩的村民。西昌市政府发布的消息称,3月20日凌晨3点,柳树桩的村民均被疏散到洛古坡小学,在教室里搭起床铺,铺好被褥。

西昌打火队的领队让桂勇一行人先撤,后来火势越来越大,打火队也不得不撤了下来。

“那是我见到他们的最后一面”

相近的时间,宁南县专业扑火队接到了宁南县林草局前往西昌支援的命令。晚8点20分,正在值守备勤的一班、五班共计21人出发驰援。

“那时火还没有翻过山顶,烧得不快。后来,我们在山上遇到了西昌地方专业打火队。”柳树桩志愿打火村民桂勇记得,当时打火队在前面扑火,他们在后面用喷雾器清理余烟。

人们摆放的纪念19名牺牲人员的挽联。

3月30日晚上7点左右,柳树桩村民冯才勇将妻子和儿女送上撤离的班车。因为经常上山挖点山药和蘑菇,他对山形很熟悉。发生山火时,妻子做了白菜炖猪肉,冯才勇匆匆吃了几口,一句话也没说。

透过烧伤隔离病房的玻璃,新京报记者看到,岳仕明戴着口罩,右下肢缠着绷带从监护室走出,已能自由走动。当新京报记者问及他身体情况是否良好时,他点头回应,“好。”

但两人的说法,并不被对面的马鞍山村民接受。